主页 > R逸生活 >(新闻小语)公权力介入解渗漏水困局 >

(新闻小语)公权力介入解渗漏水困局

    公权力介入解渗漏水困局

    牙痛惨过大病,塞渠漏水同样要命。本澳楼宇的渗漏水问题困扰不少居民,尤其旧区楼龄高的唐楼,严重时分分钟家无宁日,难以安居。

    有长期协助处理的团体道出癥结,因涉业权问题,必须业主同意及配合才能顺利进入单位,令问题难以及时处理。另外,各相关部门权责不清,互相推诿,往往令情况拖延而导致影响範围扩大。如日前协助处理火船头街某大厦的塞渠个案,漏水如泉涌,不仅源头单位受浸严重,被波及单位亦大面积渗水及电线短路,情况骇人。由于无法联络业主,大厦楼梯亦开始涌水。团体接获求助后即时到场了解跟进,并与政府部门联繫,但当局仍要排期处理,几经周旋最后才启动紧急机制,由求助到部门釐清权责再处理,已逾一星期。

    塞渠渗漏引发的纠纷,基本上每日都在不同的住户发生,但解决过程中往往面对阔佬赖理、不合作、求助无门、政府部门无人敢话事等,令人气馁。一是鉴定时间长,目前渗漏水中心接获个案,经评估后转交工务局,再委託土木工程实验室处理,从排期、勘察到製作报告,短则数月,长则无了期,使点滴渗漏易演变成大面积渗漏;二是入屋难,若涉及渗漏水的住户不合作,拒绝开门,调查往往陷入胶着,甚至可能因此而无法确定责任户而归档;若循民事诉讼获得法官批准入屋,程序相当漫长及繁琐。

    旷日持久似乎已成为塞渠渗漏的注脚。打破现行法律、机制的制肘,允许公权力适度介入,是坊间多年来的诉求。参考香港经验,在确认渗漏水源头后,相关部门可向责任人发出“妨碍事故命令”,如不遵从会被检控,一经定罪可罚款二万五千港元,另加每日罚款四百五十港元,如业主或住户拒绝合作,亦可向法庭申请进入有关单位调查。

    随着旧楼楼龄老化逐年加剧,若现行法律、渗漏水处理机制再不完善、优化,塞渠渗漏的个案只会越积越多,所衍生的弊端将越来越複杂,解决难度定必日趋增大。

    夏  耘